澳门金莎雷击事件而引发的运动

宋乃德仔细打听才得知,阜宁县在抗日武装到来之前,就对被海啸冲毁的海堤,进行过维修,当时阜宁的很多乡绅,到国民党江苏省政府表达民愿,鉴于灾害严重,国民党政府最终同意拨款20万元,在阜宁修了一条防灾的海堤。百姓好不容易求来的拨款,最终由于各级官员层层克扣、偷工减料,新修的海堤根本抵挡不住海潮侵袭,毁于一旦。

“水上来大概在平地两米以上。水一直向内陆还要推进十多公里。那个海水很
大很大,房屋整个全部倒下,人全泡在水里。”

鉴于国民党官员的玩忽职守,阜宁百姓对抗日根据地政府也同样是心存疑虑,对于这样的局面,宋乃德和新四军第三师师长黄克诚一起,给时任新四军政委的刘少奇打了份报告。在2012年由中央军委编写的《黄克诚传》里,这样记载了当时场景:刘少奇明确指示,海堤是否修筑应从政治影响上决定,经济问题次之。由此,宋乃德代表阜宁县抗日民主政府宣布,这次修堤费用不由当地百姓负担,政府以盐税作抵,发行100万元公债。为百姓修缮海堤。

一场海啸摧毁一座城 新四军用生命为民修海堤

不仅取消不合理的税费,共产党人在抗日根据地里,对地租,百姓借贷的利息,都进行了严格的减免,一个全新的抗日根据地政府,短短几年就让贫苦的百姓过上了温饱的生活,这在艰难的抗战岁月中,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八年岁月里,根据地究竟展开了哪些民生制度上的创新?百姓切身利益如何在烽火岁月中,得到尊重和保障?军民的心,如何在抗日的烽火线上,水乳相融?

灾害发生一年之后,在1940年的10月份,新四军第三师在师长黄克诚的率领下,进驻了苏北盐阜、淮海地区,苏北抗日根据地由此建立。随军进驻苏北的宋乃德,就是在这个时候,被任命为阜宁县抗日民主政府的第一任县长。上任之初,他首先召集县里的乡绅开了一次座谈会,听取民情。在会议上,部分乡绅对宋县长提出要求,修筑防止灾害的海堤。

怎样让根据地的人民过上好的生活,怎样让贫苦百姓摆脱贫穷命运,中国共产党人在抗日根据地里,用自己的一言一行,让人民看到了中国的希望。

现年92岁的盐城市滨海县农民申维新:“没有粮啊,共产党做好事。把军队的口粮抽给你。没有力气不能动啊,吃吃就能动了。”

新四军第三师师长黄克诚当机立断,决定先拿出部队的军粮供应工地,以确保工程顺利进行。今年已经92岁的申维新在当年就参加过海堤修筑,70多年后的今天,他依旧记得当时的情景。

有了抗日根据地政府拿出的钱粮,阜宁县的海堤修筑得十分顺利,但越来越长的大堤,也引起了侵华日军的注意。日军的飞机开始频繁对海堤展开破坏。

在抗日根据地百信质疑的眼光中,1941年5月15日,阜宁县的海堤正式开始修建。但开工不久,新的问题接踵而来,当地海啸过后,百姓的口粮日渐紧张,修堤的工人吃饭问题,成了最大的障碍。

原滨海县水利局党委副书记陈其华这样对记者介绍说。

在今天江苏盐城的新四军纪念馆,保存着一块宋公碑,石碑纪念的,是阜宁县抗日民主政府的第一任县长——宋乃德。回述这段历史,从1939年苏北沿海地区遭遇的一场海啸说起。在盐城市档案馆,当地县志上对这场海啸是这样描述的,“海啸造成沙堤崩溃,直至第二天潮水退去,沿海3000多人被淹死。”回忆70多年前的那场灾难,当地的老人至今都心有余悸。

除了用飞机轰炸来破坏海堤之外,日军还派出特务,潜入抗日根据地,在海堤上展开暗杀行动。在滨海县公安局1985年编印的一本公安工作大事记中我们发现了这样一段记录,“在驻堤过程中,我驻堤领导人陈振东、陈景石、丁欣等同志惨遭敌人杀害。”原新四军第三师宣传员现年已经98岁的朱鸿老人,至今还清楚记得这件海堤上的血案。“陈振东是区长。他们到陈振东屋子里抓住陈振东。陈振东说我是为了修堤我才来的,你们要对我怎么样你把我拉堤上去。结果他们把陈振东拉到堤上,又把他拉到船上。”

澳门金莎,百姓的需求,就是抗日根据地政府的任务,听完大家的建议,宋乃德决定由抗日民主政府来主持修筑海堤,但让他没想到是,听说由政府来修海堤,之前还主动提议修堤的乡绅们顿时齐声反对起来。

八年全民族抗战,八路军新四军在战场上浴血奋战,抗日根据地千千万万的百姓,也经受着战争的严酷考验。枪林弹雨的岁月中,中国共产党人和根据地百姓一起,扛起了抗日救国的重任。

海啸过后,当地县志对灾害做了这样的描述。在抗战时期,原本还能艰难度日的阜宁县百姓,彻底丧失了对生活的信心。百姓生活日益艰难,当地民不聊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