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说一

准备好录音笔和纸,他来到村里面年纪最长的刘生根家,刚准备敲门,突然从他背后伸出一只冰凉的手把他的口捂住了,李年手脚并用,双手抓向背后,脚上更是用力蹬地,可是背后那只手力量很大,尽管李年费力地挣扎,可最后,还是被那只冰凉的手给拖拽到村口的一棵大树下了。这时候村里的人都在田里忙活,所以四下没什么人,可是这只大手好像没有松开李年的意思,还继续地捂着他的嘴。这时李年心里泛起了阵阵寒意,要是在这里杀人害命,保管没人知道,到警察查到他失踪的时候,他或许已经变成死尸了。就在李年浑身冒着冷汗的时候,那只手的主人在他耳边说:“我现在放开你,你不要喊,我没有恶意。”

看着这个人李年陷入沉思中,壮汉看起来有点神志不清,不过他眼中的恐惧却是真真实实的,一个疯子虽然有时候会风言风语,自己吓自己,可是他们自己内心深处却一定真真切切地知道那恐惧只是他们自己幻想出来的,虽然也是恐惧,但是他们的眼神却不会表现的如壮汉这般真实。这么说来这个村子里一定有很大的秘密。

李年此时也有些胆怯,于是弱生生地说道:“我是被他抓到这儿来的。”老者又说:“你先回去吧,这儿有我来处理。”

李年是小说作家,写的小说还不错,他这次准备写一篇恐怖小说,所以来刘家村取材。他就是奔着刘家村的这个传说来的,他今天首先向刘家村里的老人家了解这个故事的具体情况。

李年点了点头,算是表示会配合的。然后那只手真的就松开了,李年没有大喊,他知道这样做只会惹的这人再次擒住他。他慢慢的转身,看向背后的那人,这人长的很壮很黑,和一头黑色的公牛差不多。当李年看向他时他却在东张西望,他看的最多的方向是刘生根的家,这时他眼睛里露出深深的恐惧,这眼神不像是装出来的,可是他在怕什么呢?难道是刘生根,可是刘生根已经一大把年纪了怎么可能是眼前这头壮的跟公牛一样的壮汉的恐惧来源?想不通的事李年索性就不想了,还是小心眼前这个家伙才是权宜之计。

澳门金莎,就在李年沉思间,浑然不觉他身后此时正有一双魔爪偷偷地伸来,魔爪抓住了李年的颈部,李年浑身汗毛在那只手抓来的瞬间立刻倒立起来。李年转动已经僵硬的脖子看向身后,后面是一张完全没有血色的脸,蜡黄蜡黄的,全身瘦的只剩下一个骨架仿佛是刚从棺材里爬出来的一般,浑身上下还透着很浓的棺材板的气息。这时后面的老者说话了:“你怎么在这里?还和这个疯子在一起?”老者说这话的时候还看了看李年身后的壮汉,之后又转过来直勾勾的盯着李年,眼神好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李年悄悄做出防御的姿势,他在工作之余会去参加一下搏击课,所以会一点搏击的基本动作,壮汉看着李年的动作但却不加以理睬,而是自顾自地说:“你快离开吧!这里没有你想要搜集的鬼故事,就算是有也是那个老家伙搞的鬼,所有的人都是他杀的,他是个恶魔、是个恶魔、是个恶魔……”他壮汉低着头一直重复这几个字,眼中露出深深的恐惧。

这时李年那里还会有心思取材啊?他什么都不想管了,只想回去能洗个热水澡,把身上的寒气都洗干净了。于是他快步地离开了现场,他离开的时候留神听了一下,只听到后面传来壮汉惊恐地叫声:“啊!魔鬼啊!”后来就没了声音。

回到了旅馆,李年的脑海中不断地想象大汉在他离开后遭遇的事情,还有那老者可怕的表情。那老者按李年的推测应该就是那个刘生根,那大汉应该是认识刘生根的,至于他们之间有什么瓜葛,李年就不得而知了。李年现在也没什么心思采访了,一想到刘生根那可怕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李年就浑身不自在,他哪还有什么勇气去采访他啊,他现在只求洗完澡,然后睡个好觉,等到明天早晨再离开这个地方。

刘家村有个传说:当你一个人走在靠近江边的那条路上时,如果听到有人喊你,千万不要回头,也不要答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