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和工兵人尸激战

二十一世纪初,中国维和部队某部驻非洲A国萨利亚省工兵一连驻地。连长和指导员正在屋内研究着一份文件,忽然门口传来一声响亮的“报告”,一个魁梧健壮的战士出现在了门口。“进来!”连长和指导员的目光一齐投向了他。那战士迈着标准的正步走到连长和指导员跟前停下,抬起右手,庄重地敬礼:“报告,中国人民解放军驻A国维和部队工兵一连三排排长杨在望前来报到,请指示!”连长和指导员回了礼,打量着杨在望。只见他脸上冒着油汗,连头发都粘湿一片,衣服却穿得整整齐齐,连脖子下的风纪扣都扣得严严实实。不过,他的衣袖上却有一片湿泥的印迹,尽管那印迹似乎经过简单处理——用刷子刷过,但那印迹还是比较显眼。“是这样,杨排长,”连长开门见山道,“我们刚刚接到维和部队总部发来的一份传真:一个星期前,一支国际红十字会医疗队在前往达赫提那城救治难民的过程中突然神秘失踪在这附近的达昏山谷,维和总部分析他们很可能是遭遇到了叛军或恐怖分子的绑架。为此,特派遣了由美军中尉胡朗克率领的一个特种小分队前往营救。但令人奇怪的是这个胡朗克特种小分队一到那里也是立刻就不再有消息了,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维和总部估计他们也是遭遇到了叛军或恐怖分子的袭击,而且很有可能已经全军覆没了!这个事件震惊了维和总部和联合国安理会,他们计划派出更多的维和部队前往达昏山谷营救和搜寻失踪人员,但这附近除了我们并没有多余可以派出的维和部队,而远水又解不了近渴。因事情紧急,总部司令官迈可乔丹姆将军考虑再三,临时决定向我们工兵连求援,请求我们进入达昏山谷,寻找和救援失踪的国际红十字会人员。”“我们经过慎重考虑,在不影响工程进度的情况下,决定答应将军的请求,组建一支救援小分队前往达昏山谷,去寻找和救援失踪的国际红十字会人员。我和指导员决定,这个任务就交给你去完成。”指导员接着连长的话茬道。杨在望二十五六岁出头,浓眉大眼、腰板笔挺、气宇轩昂。他认真地听着连长和指导员的话。听到这里,他的原本没有表情的眼睛突然放出了光彩,额头上的青筋也鼓胀了起来,那是军人接到了任务后的兴奋和激动……

我记得在去年八月平定王斯省骚乱中,他们不仅消灭了两百多名叛军,成功救出了维和部队总参谋官西?拉夫将军,还创造了零伤亡的纪录!这样一支能征惯战的美军特种分队怎么会轻易在达昏山谷中就全军覆没了呢?”“是呀,连美军特种兵都不能完成的任务,却要由我们的工程兵去完成,这的确是个挑战!”指导员道。连长则看着杨在望道:“杨排长,有没有信心?”杨在望“啪”地一个立正,行了个庄重的军礼,掷地有声道:“报告连长、指导员,坚决完成任务澳门金莎,!”指导员拍着杨在望的肩膀,用力握了一下他的手道:“好,杨排长,我们对你有信心!但是光有信心还不够,这个任务的确很艰巨,达昏山谷是个地形很复杂的地区,那里不仅山高林密、峡谷幽深,气候也复杂多变,当地人甚至流传着种种神秘传说。我们当然不信神邪,但是对即将到来的险恶也必须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一刻也不能大意轻敌!工程兵战士们常年累月架桥修路,不知道还有没有保持正常的军事训练水平?”“请连长、指导员放心,我们从来没有停止过日常军事训练项目的操练,甚至还每每加强训练,以高标准、高质量来完成各项技术指标和动作!”“好!”听了杨在望的回答,连长和指导员都很满意。连长道:“鉴于此次任务的复杂性和艰巨性,就由你但任救援小分队的队长,可在全连挑选精明强悍的战士组成队员,人数在十五人到二十人之间,队员全部由你自己去挑,枪支弹药和各种物资装备我们都将给你们配齐,保证你们有充足的火力和后勤供给。一切准备就绪后,明天早上七点钟出发!”“是!”杨在望庄严地向连长和指导员敬礼,目光里充满果敢和坚定。“还要注意的是,我们的任务只是寻找和救援失踪人员,要尽量避免和武装人员发生冲突,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意开枪。非洲是个美丽的地方,也是个不安宁的地方,殖民主义留下的烙印挥之不去,才造成了今日非洲各种族间的尖锐对立和对抗。卢旺达大屠杀和美军在索马里‘黑鹰坠落’事件的教训我们一定要深刻吸取,这两起事件被认为是维和部队和联合国的耻辱,我们一定不能重蹈覆辙。另外要注意保护老百姓的利益,爱惜老百姓的财产;还有,达昏山谷野生动物众多,一定告诫战士们不准猎杀野生动物。最后一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