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鬼火”

二十年前,那是我们还小,正是上小学的时候。当时的农村,经济生活水平都比较落后,就上小学还得到很远的地方去。食宿问题也只有靠自己来解决。当然也没有自行车供自个儿用,谁家要是能有一辆,也都算是比较富有的了,至于公交、摩托之类的交通工具,也只有在书本上才能看到。所以,我们孩童只能不行上学,走之前还得在书包里塞满干粮,不然,这一天你得饿着肚子来听课了。

当时我们那块有四个村子,他们是南北走向的,中间横更着一条马路,虽然坑坑洼洼,但它是唯一能通车行人的。在它旁边有条水渠(管它叫水沟),比较宽,大概有五、六米的样子,沟底常年被泥沙堆积,深浅不一。正直冬季,深的地方结着厚厚的冰,整条沟里还结实的盖了一层雪,我们再穿上家里做的老实厚重的棉布鞋,踩到上面一点也不会感觉到滑的。走在上面咯吱、咯吱的,都会让人兴奋不已。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是不会去踏马路的,这条沟自然就成了我们上学的必走之道。沟沿的倾度不算大,也会比较宽,上面密密实实的长着许多杂草,把整条沟围的严严实实的。水沟的两侧站满了层次不齐的树木,有修长的白杨和魁梧的河柳。在整个寒冷冬季的映衬下,显得死气沉沉,没有一点活力。这条沟很长,它承担着几十个村子的灌水任务,至于流向何处还不是很清楚,反正学校就座落在距离我们五公里外的地方。虽然很远,但我们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边走边耍,还是感觉很满足的。

咣、咣、咣,我听见有人在敲门,一个毂辘从炕上翻起来,赶忙把衣服抓起来就往身生套。完了,完了,今天要迟到了,要挨老师骂了,心里还正想着呢。母亲说今天不迟吧,别急,灶头上有留的剩饭,吃了把干粮装上。我哪顾得上那么多了,心想都什么时候了,一把抓起书包,跑到伙房填了几个干粮就往外跑。外面黑黑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啊,仓促的来到沟里,怪了,怎么一个人影也不见。在西北,冬天的夜是很深的。学校规定学生的到校时间是七点,由于比较远,六点左右我们就集合出发了。每天这个时候,依旧繁星满天,空洞而漆黑的沟里阴森森的,时而让人感到一阵阵的焦急与恐慌。当时也没有手表,我就决定在那儿等,不时的转圈,多么希望能有个人出现在面前。快十分钟了,难道我真的迟了,他们都走了吗?不行,不能再等了,我要一个人走了。整了整帽子,摸了把书包,开始前行了。由于沟里有雪,反射出的光线极其微暗,只能看见水沟的大致轮廓。我放快了脚步,平时踏雪的吱吱声是多么的惬意,可是今天怎么这么别扭,我生怕它会惊到路边的什么东西,于是边走边向四周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低矮的树影犹如两排怪兽,张牙舞爪,好似要吞了我这个小生命。心跳愈来愈烈,呼吸也愈加急促起来,真想把全身的劲都使在脚上,一口气跑到学校,赶紧结束这令人畏惧可怕的一幕幕。

我是这一伙中年龄最小的一个,但去学校的时候他们都不会落下我。然而也就这偶然的一次,便让我触及了人生当中难以忘怀的一刻。

“生子啊”!忽然听到有人在喊我。哈哈,心底顿时一片惊喜,真庆幸自己不是一个人在前行。听出来了,这是大哥的声音。他是我们这几个人中年龄最大的一个,个子当然也最高,所以我们都叫他大哥。我知道他们都在一起,有几个声音我能一一辨别出来。“哎!我在这呢”澳门金莎,!记得当时把全身的劲都是出来了,感觉身上一下轻了好多。我听着他们的喊声是在我前面的,于是我就拼命的向前跑。可是,不对啊,跑了半天怎么这声音好像越来越远了。不行,我得放慢些,万一他们在我后面那就糟了。这时我发现脑门已经出汗了,心里越想越怕,感觉阵阵冷风扑面而来,我搓了搓小手,慢慢地向前挪动。怎么没声了,我大胆的又喊了两声,也没有应答。天呐,不会吧,他们是不是在捉弄我啊。怎么办?怎么办?脑子里顿时一片漆黑。走吧,再走一会儿也就差不多了。这时我走到了一个桥头,只见一个黑黝黝的东西横躺在沟的两侧,应该是水槽吧。反正也没什么害怕的,心想走过去算了。就在这时,令我难以忘怀的一幕发生了。忽然,我看到挨着马路的杨树下燃着一堆火,有没有冒起火星当时也没有注意,但那熊熊的火焰却在使劲往上窜。当时只看到火堆旁围着三个人,他们都穿着大衣,戴着棉帽,手里还攥着鞭子。心想这些人怎么这么早就起来放羊,这么冷的天,点一团火取取暖也是应该的。好吧,那我也就过去凑凑热闹,顺便暖和暖和。说着我就来到了沟沿底下,沟沿上铺满着雪,很滑的。刚跨上去了一只脚,身体向上一爬,由于支点不稳,一个趔趄便又滑了下来。这还能难倒我吗,这次我抓住了一把干枯的草,从新找了个踩脚点,就这样换了两三次终于上来了。眼前的一幕顿时把我从天堂带到了地狱。火呢?人呢?我直眼望去,刚才还旺着的火堆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三个烤火的人怎么也不翼而飞了?见鬼了!真见鬼了!怎么这样的好运气都让我给碰上了,脑子里空空如也,一片空虚,不知所措。老天啊,连你也捉弄我不成,你可不要吓我啊。我赶忙从上面跳了下来,摔倒在地,什么东西好像从书包里滚了出来,应该是干粮。哪顾得上那么多了,赶快跑吧。只觉着两腿早都不听使唤了,可没办法,爬起来发疯似的向前跑。我觉得那是我一生中跑的最快的一次了。没管书包还在不在,也不敢再向后看,生怕会有什么东西再想我追来。不久,我就来到了教室,教室里只有两个人。知道了,今天是来早了。我就在我的座位上做了下来,六神无主,静静地等待着其他人的到来。

提及鬼火,大家也会略知一二了。现实自然中,真有鬼火存在吗?现代科学早已交代清楚了,可是我所经历的这次“意外之喜”究竟是否属于鬼火的解释范畴呢?时至今日,一提起此事,总会感到些许忐忑不安、心神不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